11515藏宝阁看资料

www.802803.com研讨会|新中国文艺70年需对社会主义文艺做总体性

时间:2019-11-02 18:35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新中国文艺已走过70年的历史。在这70年里,社会文化实践发生了巨大变化。10月27日,由华东师范大学批评理论研究中心、《现代中文学刊》、人民文艺与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历史经验研究课题组共同主办的重返人民文艺:研究路径与问题意识研讨会在华东师范大学举行...

  新中国文艺已走过70年的历史。在这70年里,社会文化实践发生了巨大变化。10月27日,由华东师范大学批评理论研究中心、《现代中文学刊》、“人民文艺与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历史经验研究”课题组共同主办的“重返人民文艺:研究路径与问题意识”研讨会在华东师范大学举行。会议由华东师范大学教授罗岗主持。

  来自哥伦比亚大学、北京大学、陕西师范大学、江西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上海师范大学、上海大学、同济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高校及出版社、研究机构的30余位专家学者出席会议。他们从《社会主义与“自然”:1950年—1960年代中国美学论争与文艺实践研究》《历炼精魂:新中国戏曲改造考论》两本新书出发,围绕主流文化建设、社会主义文艺理论与实践、新中国的文化治理等话题展开热烈讨论。

  《社会主义与“自然”:1950年—1960年代中国美学论争与文艺实践研究》

  《社会主义与“自然”:1950年—1960年代中国美学论争与文艺实践研究》是上海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朱羽的著作。该书尝试从“自然”出发重构1950-1960年代中国社会主义文化政治,聚焦于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后、尤其是1956年“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之后继续改造“内外自然”这一历史时期,以此一时期涌现出的新山水画、“”民歌壁画、“自然美”的争论以及社会主义新戏剧等文艺、美学实践为具体对象,考察其所呈现的独特文化与政治经验。

  陕西师范大学副教授陈越谈到,《社会主义与“自然”》有一种“不可归类”的性质。它既不是思想史,也不是文艺史、话语史,而是融合了这些形态,形成了一种“思想和实践、话语和行动、知识和群体意识形态相互作用”的运动史。

  这种写作特点的形成,兼具“知识上的某种激进色彩”和“反学科”的特征,一部分来源于写作者对各种当代理论的熟悉,另一部分来自于社会主义运动本身的深刻性、矛盾性和伟大性。

  “这本书将‘社会主义’和‘自然’放入了一种特殊的关系之中。”华东师范大学副教授朱康描述说,“自然”是本书话语的中心,“社会主义”在书中则既是一个历史的框架,同时又预设了一个主体的位置。作者真正想讨论的其实是自然本身与社会主义的关系问题:一方面,自然作为社会主义的对象,被内在地塑造着;另一方面,当自然这一课题进入社会主义实践,又作为对象反过来改变着主体的形态。

  在朱康看来,《社会主义与“自然”》这本书极大地拓展了“自然”的概念,借用维特根斯坦的说法,就是构成了一种关于“自然”概念的“家族相似”。“作者讨论的不是一个单一的概念,而是一个‘自然’概念的家族。他将‘自然’放在了一个相互重叠的延续性光谱上面,www.802803.com并试图把这样一个巨大难题摆在当下的讨论中。”

  除此之外,朱康认为这本书所做的另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在今天的社会主义语境中把已经在历史当中“有限化了”的主题重新激活,在“表征”与“再理论化”之间重新建立起一种有机、严格且高强度的联系。“这里可能包含三个环节:一是社会主义理论如何‘肉身化’为社会主义实践,一是社会主义实践如何转化为社会主义表征;而在当下重要的则是,社会主义表征如何再理论化为严格的概念与知识”。

  《历炼精魂:新中国戏曲改造考论》则由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张炼红所著。该书在新中国“改戏”的社会政治文化大背景下,从不同类型和专题的代表剧目入手,选取神话戏、人情戏、历史戏、鬼戏、“样板戏”等做戏曲个案研究,分析所谓新与旧、雅与俗、精英与民众的价值观念和趣味之间彼此妥协利用的微妙关系,以及政治改造要求和实践限度之间拉锯进退的曲折历程,揭示出戏改运动具体过程和历史意义。

  上海师范大学教授董丽敏认为,两本新书都在试图从理解“历史中的人”及其实践经验出发,处理三对彼此纠缠不清的关系——“身和心”、“心与物”、“情和理”,以及在这些关系的缠绕中,历史实践主体建构的复杂性与艰难性,这代表着两位作者对问题意识的进一步推进:“他们不仅看到了社会主义及社会主义文艺所面临的难题性,还要试图探讨这些难题有没有被正面处理的空间和可能性,这体现了他们自我挑战的自觉意识。”

  她认为,今天的研究者要想办法进入历史的内在脉络,建构可以从内面观照历史的视野和路径,在此基础上,才能真正去认识和理解社会主义关于人、关于人性、关于自然、关于社会以及建筑在这一系列实践基础之上的知识,从而跨越所谓“前三十年”和“后四十年”的历史断裂性理解。

  “我们不仅要反思甚至重构现有的理论,更重要的是,还要与作为肉身的实践性产物进行有机的互动。在这样的前提之下,社会主义文艺实践才有可能继续走下去。”董丽敏说。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倪文尖评价,张炼红和朱羽两人的作品“同中有异”。一方面都是“大著”,都有大局观和整体感,属于具有“理论野心”的学术著作。

  另一方面,二人的“生产方式”又存在差异,比如张炼红依靠经验、兴趣不断提炼、萃取,而朱羽则是从五六十年代未必那么概念化的概念中开掘理论生长点。

  “不管怎么说,我觉得那种只是站在简单的辩护性立场,对左翼和社会主义文艺实践做正当性、合法性维护的论述,已经显得预设偏低了,那样一个阶段也应该已经过去了。这意味着今后需要的是,在张炼红、朱羽等人的基础上,将社会主义文艺的经验与教训看作一个整体,进行总体性的研究,这才是既面向历史、更面向未来的学术性工作。”倪文尖说。

  上海大学中文系蔡翔说,对于当代文学,尤其是前三十年的中国当代文学,有各种总体性的描述,比如“一体化”、“国家文学”、“人民文艺”等等。“我觉得,2019-10-1811:17再小的公共场所安全隐患,买码有什么这种总体性的描述,对于我们的具体研究,是需要的。新中国的特点之一,不仅仅只是建立一个新的国家政权,同时还要求建构一个新的主流社会,以及相应的主流文化。”

  蔡翔希望,学界不要把这一主流文化的建设,看成是一种静止的、本质化的形态,而是视为一种变化的动态的历史过程,主动把握这一历史过程中间的每一个细微的变化。

  我是云南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龙晓燕,关于泰国的民族历史和文化,问吧!